怎样用“拿来主义”读《拿来主义》上

                           怎样用拿来主义读《拿来主义》


 


                                                                    南开大学文学院           徐江


                    


       一、论拿来主义为何要先谈送去主义


       《拿来主义》是人们非常熟悉的文章了。


       作者一开始很有讽刺意味地从闭关主义说起提出了送去主义,它是闭关主义失败的一种表现。什么古董啦、什么画儿啦、什么演艺啦,等等,能什么就什么。为什么讲这些呢?它与本文的话题——“拿来主义”——有什么关系呢?很显然,这是在极力讽刺、鞭挞当时人们的思想意识上缺乏一种独立的开放的民族自我意识,也就是自成一段的那句话——“我们没有人根据了礼尚往来的仪节,说道:拿来!而我们这个民族向来是尊崇礼尚往来的。从闭关主义送去主义,在这样的国势变化中,我们没有拿来的意识,没有拿来的精神。作者痛心疾首,为国运的衰落而感慨,呼吁人们不要只是送去


       当然,后来文章批判送去主义的同时,又揭露了另一种可怕的事情——“送来,外国帝国主义送来了东西——“鸦片香粉枪炮(当然是废旧的)等等。对送来现状的揭露,仍然是在凸显拿来地位、拿来能力的孱弱、当然首先是拿来意识的缺失。


       这样,在论拿来主义时先论一论送去,这就把自己的主张和国家、民族的振兴联系起来,在一个宏大的目标和背景之下,提出了坚持拿来主义之必要。这种论证,既突出了论点的现实意义,又激发了读者的情感,很有震撼的力量。因为这篇文章本身是拿来主义的启蒙教育,人们还没有进入到拿来的境界,鲁迅先生却从拿来的对立面入手提出了问题,并且对送去主义作为前因预判了国势发展的一种颓唐后果,即子孙们将会在佳节大典之际讨一点残羹冷炙觅做奖赏,从而制造了一个独特的论证平台,或者说论证环境,阐明了本文的写作意义。


       从章法说,这叫原起,也就是推原本文写作的缘故,即交待本文写作的背景、针对性。《汉文典》有云:原起者,起处原其所以然也。本文就缘于送古董、送、包括后来送活人演出代古董这些事而写、而发。


       二、拿来主义作为一种文化意识


       我们解读《拿来主义》很重要的一点是把拿来主义作为一种民族文化意识来构建、来培养,这是鲁迅先生最为关切的事情。我们不要仅仅把它看作如何看待文化遗产的问题。正如文本中所强调的——“根据了礼尚往来的仪节,说道:拿来。只是一味地送去是不健全的行为,只有在送去的时候,还能想到拿来才有利于民族的发展,为子孙留下更坚实的基业。拿来主义是关乎民族发展的一种文化意识,有了这种意识并践行之本身就构成一种文化。


       所以,要在这样的思想高度上来认识拿来主义,并领会其本质内涵。


       让我们先把鲁迅先生有关拿来主义的阐述整理起来,并形成一种定义式的判断,即什么是拿来主义?所谓拿来主义就是指一个具有开放意识的民族或个人,在各种交流、沟通活动中,不要只是一味地送去,面对对方的发展经验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已来拿,再简单、明确地概括之——“占有,挑选。


       鲁迅先生之拿来主义第一要件是占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要拿来


       者,占据。者,拥有。这占有意识是指主动去到自己的手里。那个字,它是由  组成,  就是指把拿到中你才算。显然,鲁迅先生强调要务实,不要空谈,是基础。


       鲁迅先生之拿来主义第二要件是什么呢?挑选


       既然是,既然是,就意味着运和脑髓,放开眼光,对拿来的东西要作一番处理,去伪存真,去恶存善,去莠存良,去粗取精,不能生吞活剥,一股脑儿地都堆在自己身边。那样的话,拿来的东西就会成为负担。所以,经过这样挑选之后,能用的之,暂时不能用将来能用的之,有危害的东西之。


       鲁迅先生之拿来主义第三要件是致用,他明显地主张为使用拿来,而不是为拿来拿来。当然,还包括对不能使用的要淘汰。


       所以,全面衡量鲁迅先生拿来主义,其核心内涵是求主动,即主动来拿拿来则主动;有分析,即用脑髓,放眼光能致用,是为了创造的人和的世界,以这样的思想认识去进行开放、交流、沟通、汲取。这就是鲁迅先生对于人们的希望,倘若有这样一种文化,鲁迅先生也就不会担心子孙以后的日子当佳节大典之际,他们拿不出东西来,只好磕头贺喜,讨一点儿残羹冷炙做奖赏。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是呼吁人们树立这样的拿来主义文化意识,并且践行之,构建起新的拿来主义文化。


       三、《拿来主义》论证思维方法解析


       鲁迅先生是怎样具体地阐述拿来主义的呢?


       他使用了一个虚构的故事作比喻,那就是讲一个青年人如何对待前人留下的大宅子。这个故事充分地体现了杂文的写作手法,即以形象来讲道理。它具有两个功能,即阐明了怎样做才是拿来主义,同时又阐明了拿来主义对人们所具有的积极意义。


       在阐述过程中,鲁迅先生又使用了正反对比的手法。


       他先假设那位青年人不敢拿来,这是两个极端的不敢:一是大宅子里的东西污染了,徘徊不敢走进门;一是放一把火烧光,这样来保存自己的清白,实质上还是污染。而另一种做法倒是勇敢的,欣欣然的蹩进卧室,大吸剩下的鸦片。这样的结果,鲁迅先生在文中没有说,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不言而喻的事。不敢的、保清白的,什么也得不到。勇敢的,虽然是得到了,但却真的会被污染而上瘾的,到头来还是什么都得不到。这样的做法,必然导致这样的结果,这都不是鲁迅先生所主张的拿来主义


       正是用这样的反面做法及其恶果作为教训,下一个问题就很自然地提出来了——怎样做才是正确的拿来主义呢?这样做又有什么结果呢?那就是占有,挑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大宅子接受下来,然后挑选


       接受下来是容易做的,而挑选则需要放开眼光鱼翅,吃掉;鸦片,送药房;烟灯烟枪,留一点儿进博物馆,其余的毁掉;姨太太,请她们各自走散。这就是挑选,即根据各种情况对人们所具有的影响,分别采取相应的处理办法,这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既不是全盘接受,也不是一律反对。


       那么这样做的结果会怎么样呢?


       对此,鲁迅先生倒是做了明确的阐述。这样的拿来”——“或使用,或存放,或毁掉主人是新主人,宅子也就成为新宅子。没有拿来的我们的事业(不仅仅是新文艺)就不可能有很好的发展。


       我们应该看到,这种简单的比喻论证是很容易分析出来的,它是一种旧知识。我们不能停留在文本的表面,停留在已知,而是运用脑髓,放出眼光,继续深入开掘文本所具有的论证经验。


       作为一种开放的思维,鲁迅先生以某青年人对待大宅子的故事为例实际上提出了几种可能有的态度——不敢要、毁掉、完全接受对方的一切、占有且有分析地处理之。他一一地排除了前三种,因为那样的做法是孱头”“昏蛋”“废物的做法,自然不是他所主张的拿来主义。只有第四种做法——“占用,挑选”——才是真正的拿来主义

       这是一种新的论证思维,即证伪法或者说是排除法。所谓证伪法或者说是排除法是指论者面对所要讨论的问题摆出多种可能有的想法、认识乃至解决问题的办法,随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