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文嚼字改《雷雨》教学实录

咬文嚼字改《雷雨》教学实录


徐江 吴奇


  师:我们已经完成了《雷雨》的常规解读教学。本节课我们要做一件反常规的教学行动——评论评论《雷雨》的话语缺陷。因为话剧不同于京剧,京剧有服饰、脸谱、唱腔、念白、武打、舞蹈、伴奏等各种艺术相配合,话剧主要是对话。倘若对话有问题,那么其艺术效果就要大打折扣。要想评析文本人物对话的缺陷,我们就要深入研究文本。甚至毫不夸张地说,评析人物对话的缺陷,在一定意义上说,我们要比作者对人物的理解更准确。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活动中,去理解人物,去理解剧情的恰当表达,从而提高我们的语用能力。老师按问题分类找了一些句子,我们一句一句地研究、讨论。
  一.辨析话语谓语词修饰成分的缺陷
  1、原文——“这个梅姑娘倒是有一天晚上跳的河,可是不是一个,她手里抱着一个刚生下三天的男孩。”
  师:这个句子,主要是讨论最后一句话。这句话的谓语词是什么?
  生:抱。
  师:鲁侍萍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
  生:暗示周朴园,让他产生愧疚感。
  生:说出细节,突出悲惨,暗示身份,谴责周朴园。
  师:根据这样的剧情要求,谓语词——“抱”——的修饰成分“手里”二字合适吗?理由是什么?
  生:不合适。尽管一个母亲要与孩子一起投河,但她对孩子仍然看得是很重的,在“手里”就显得轻一些。
  师:在哪里就显得重呢?
  生:在怀里。
  师:这就从情感的角度分析了“手里”二字的错用。还有,从实际行动上看“手里”能“抱”吗?大家想一想什么是“手里”,比如春节晚会刘谦变魔术。
  生:魔术师手里攥着的弹球变成了硬币。
  师:“手里”,是五指合拢在一起后的“里面”为“手里”。这只能是小物件。东西大了,“手里”掌控不了,只能用“手上”来表述。比如,他手上提着一把驳壳枪。同样,小孩子尽管是刚生下三天,在“手里”也是不行的。这句话怎样改好呢?
  生:她怀里抱着一个刚生下三天的男孩。
  师:这个改句还是有点儿不足,没有与上句“不是一个”呼应,大家再想一想。
  生:再加一个“还”字。
  师:对了。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刚生下三天的男孩。加一个“还”字,就有突出,强调“不是一个”的意味。
  生:老师,用“搂”行不行?
  师:不行。
  生:不是常说“搂搂抱抱”吗?
  师:“搂”与“抱”,两字相同点有时都是指两人以双臂相拥对方。但“搂”与“抱”有区别,“抱”是以手、臂合围住,“搂”是有揽、拢的意味。比如,“姥姥把我抱住,搂入怀中。”所以怎样正确使用这两个词,就要看在具体语境中搂抱之物了,对刚下生三天的小孩来说是不能搂着跳河的,只能抱着。所以说,我们要学习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区分这些近义词的细微差异。
  2、原文——“你可以冷静点。……我们先可以不必哭哭啼啼的。”
  师:这里实际涉及两个句子。大家先要分清每个句子的谓语词。
  生:前边的是“冷静”,后边的是“哭哭啼啼”。
  师:对这两个谓语词的修饰词是什么?
  生:前句是“可以”,后句是“可以不必”。
  师:这两个修饰成分可以不可以?
  生:不可以。
  师:为什么?
  生:不知道。只是感觉不妥。
  师:让我们再深入研究。这话是用周朴园与鲁侍萍相认后,周朴园对鲁侍萍说的话。他为什么说这句话?
  生:怕鲁侍萍的哭闹对周朴园带来不好的影响。
  师:周朴园对鲁侍萍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怕鲁侍萍闹;另一方面,他又是董事长,面对的是当年的恋人,也是他的下人,又有点优越感。所以,他要请求、希望,同时又有点要求,也就是以“请求式”与“命令式”两者混合的方式对鲁侍萍讲话。但是,“可以”这个词什么意味更强烈一些呢?
  生:商量的意味、选择的意味更强烈一些。
  师:所以,要选择“请求式”与“命令式”两兼的词语比较好。大家看,怎样说?
  生:你先冷静点儿,不要哭哭啼啼的。
  师:“先”、“不要”,就比“可以”内涵复杂了。软性的“请求”与硬性的“要求”混合在一起。特别是“先”字改得好,体现出周朴园先把鲁侍萍稳住的奸诈心理。
  二.辨析下面话语结构有何缺陷
  原文——“现在你我都是有子女的人。如果你觉得心里有委屈,这么大年纪,我们先可以不必哭哭啼啼的。”
  师:这里我们要辨析的问题是“如果……”这句话。请大家分析有何问题。
  生:按一般说话的习惯应该是这样——“如果……就……”,这句话后边没有“就……”。
  师:没有“就……”就使“如果……”这句话悬在了空中。如写的话“就……”什么?
  生:“如果你觉得心里有委屈,就哭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
  师:可是周朴园就是怕鲁侍萍在这里哭个不停呀!这样会怎样?
  生:周公馆上上下下都知道周朴园的丑事了,很难堪。
  师:周朴园怎么说才好呢?
  生:即使有委屈,也不要哭哭啼啼的,我们可以谈谈嘛!
  生:我用钱补偿你,你说个数。
  师:你们这些修改要么生硬,要么直白。老师是这样修改的——“如果你觉得心里有委屈,就在心里咒骂我把!要不然……咱们谈谈。这么大年纪了,不要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大家看,“要不然……”有什么意味?
  生:可以想象到是要和侍萍谈条件,换取她保持冷静。
  生:这样可表现出周朴园引而不发的虚伪性和狡猾性。
  师:这样的处理就使文本中“如果……”有了回应,句子结构完整了。
  三.辨析下列对话中人物情感为何被消弱
  1、原文——“我问,他现在在哪儿?”
  师:周朴园听鲁侍萍说当年被他抛弃的小儿子现在在他的矿上做工时,追问他儿子现在在哪儿,毕竟是他的儿子。但是,这样的追问有何缺陷?
  生:周朴园这时的心情是诧异和急切,很想尽快知道这个儿子在什么地方。但“我问”,使追问的语气偏缓。
  师:准确说,气势不连贯,“我问”起了隔断作用。怎么办?
  生:干脆去掉“我问”,就没有“隔”的感觉了。
  师:还有一个办法,添加一个“你”字——“我问你,他现在在哪儿?”这样就和鲁侍萍联系起来,希望她快点儿说出来。
  2、原文——“你不要以为他还会认你做父亲。”
  师:周朴园得知领头闹事的矿工代表就是自己的小儿子后,愤愤地说:“我自己的骨肉在矿上鼓动罢工”。鲁侍萍以这句话回敬周朴园,告诉他,鲁大海不会认他做父亲的。我们看这句话有什么情感问题?请就“还”字多思考。
  生:说明在此之前认过。
  师:从剧本看,认过吗?这样说对吗?
  生:没有认过,这样说不对。
  师:还有呢?
  生:不知道。
  师:“还”字意味没有发生工潮的事也许他们父子以后有相认的机会,但工潮发生了,鲁大海对周朴园有着刻骨铭心的憎恶与痛恨,在这种情况下能有相认的可能吗?
  生:没有。而且鲁侍萍也不会让他们父子相认,因为周朴园很绝情地将鲁侍萍母子赶出周家。
  师:所以,“还”字是多余的。请大家分析一下去掉“还”字情感有何变化。
  生:“你不要以为他会认你做父亲”这句话就绝了周朴园的念头。
  生: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不要脸,你以为是个父亲,配吗?
  生:认你这样的人做父亲?做梦去吧!
  3、原文——“好,我希望这一生不要再见你。”
  师:周朴园与鲁侍萍相认后,他怕鲁家人给他带来麻烦,决定辞退鲁家人,并不准他们再到周公馆来。鲁侍萍看穿了周朴园的心思,表示与之决绝,永不来往,说了这句话。但这句话在表达情意上有缺陷。请大家分析。先说“好”字有何意味。
  生:斩钉截铁,到此结束。
  师:可是“希望”及“不要再见你”与“好”字相呼应吗?
  生:“不要再见你”是说我鲁侍萍不会再主动找你来的。“希望”,仅仅是一种个人的愿望,应该去掉这个词。
  师:就是说鲁侍萍在表达与周朴园绝决的情感时,不那么坚决,与“好”字不和谐。比如,就没有表达出周朴园来见你鲁侍萍,你怎么办?没有说。根据情节怎样修改?
  生:不要再遇见你。
  生:以后都不要见面。
  师:这个意思是正确的,但情感不强烈。老师这样改——“不要再见到你”加一个“到”字,表明我既不会找你,你找我也不会理你。绝决之意非常强烈。
  师:下面再说“一生”这个词合适吗?
  生:鲁侍萍的“一生”已过了一大半,用在这里不合适。
  师:怎么改?
  生:后半生不想再遇见你。
  师:这算得又太准确了。这样改比较好——“好!今生今世不要再见到你。”(或“好!这辈子也不要再见到你。”)
  四.辨析下列话语在“说谁”方面有何缺陷
  1、原文——“你不要骗小孩子,复工的合同没有我们代表签字是不生效力的。”
  师:当周朴园要给鲁大海看复工合同时,他以为周朴园是以假合同来骗他,因为他没有签字。所以,说出上面的话来讽刺周朴园。请看这句话有何缺陷?
  生:这句话没有什么不好,不需要改,就好比说“你骗小孩,中国队战胜了巴萨。”
  生:我认为不妥,鲁大海不是小孩子。应该这样说——“别骗我了,以为我是小孩子吗?复工的合同没有我们代表签字是不生效力的。”
  生:我这样说——“你当我是小孩儿?复工的合同没有我们代表签字是不生效力的。”
  师:看来这句话同学们之间有分歧。我赞成后两位同学的意见。“你不要骗小孩子”这是陈述性话语,警告或者提醒周朴园,不要骗小孩子。即便潜台词有“我不是小孩子,你骗不了我”的意思,但也没有力量。我这样改——“你骗小孩子吗?复工的合同没有我们代表签字是不生效力的。”
  生:我还是认为原话不用改。
  师:我尊重你有独自理解的权力,在这里我们不求“同一”。但作为老师,我要告诉  你:“你不要骗小孩子”直接的意思与他的话语指向对象不一致,鲁大海不是小孩子。而使用反问句——“你骗小孩子吗”,则有强烈的嘲讽效果,不会产生任何歧义,简捷、明快。
  2、原文——“这三个没有骨头的东西!他们把矿上的工人们卖了。哼,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董事长,你们的钱这次又灵了。”
  师:鲁大海知道他的矿友背着他签字后,既愤怒又无奈,说出了这句谴责周朴园的话。请分析这个句子,
  生:当时身为董事长的仅周朴园一人在场,“你们”与“董事长”不相称,称谓的单数与复数不一致。
  生:董事长是指像周朴园一样的大老板,这句话我认为没有毛病。“这些”刚好借角色之口表达对资产阶级的反对,也能表达角色的愤怒。
  师:大家又有了分歧。我认为“你们这些董事长”不妥当。虽然有同学辩解说指代像周朴园一样的大老板,但从鲁大海在整个故事中的表现看,他的认识水平还很低,斗争经验很不足。他还没有认识到是穷工人与大老板之间的阶级矛盾、阶级对立,他们的斗争没有坚实的组织基础,他仅仅是为特定的目的代表工人向他们公司的董事长讨说法。所以,鲁大海不宜指责“你们这些董事长”,而是直接谴责他所面对的公司董事长——周朴园。在这里,作者把自己朦胧的阶级对立意识加到了一个简单、鲁莽的穷工人思想里,不合实际不合情理。此外,请同学们再品读“又灵了”中的“又”字是否妥当。
  生:未在签名铺垫周朴园其他利用金钱收买其他工人的事,显然“又”字不妥当。
  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让钱灵的,没有交待。所以,“又”字使用不妥当。
  师:怎么改呢?
  生:你这不要脸的董事长,是钱显灵救了你!
  师:意思是对的,但是不简练。老师这样改——“你这不要脸的董事长,你的钱灵了。”这显示出鲁大海既愤怒又无奈的心情,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3、原文——“放开我,你们这一群强盗!
  师:鲁大海被周萍所指使的仆人打出了血,因而愤怒地咒骂他们是“一群强盗”。这合适吗?
  生:当鲁大海被打时,尽管打人者是被指使,但也是打了人。角色的愤怒应该表现于对在场者的痛斥,这样角色就会更加生动、真实。作为一个没有什么文化且处于愤怒的人说话不会有什么仔细的思考,看不出有什么不合适。
  生:我认为不妥,应该说“放开我,你们这些坏蛋。”因为这些仆人们不是强盗。
  师:我首先要指出刚才说“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同学所持的理由是鲁大海“没有什么文化且处于愤怒的人说话不会有什么仔细的思考”,可是你在前面为“你们这些董事长”的复数称谓作辩解的时候,又说是“对资产阶级的反对”,你的发言是前后矛盾的。“没有文化”、“不会有什么仔细的思考”又怎么会有鲜明而先进的阶级对立意识呢?所以,你的思维逻辑有些混乱,对人物的身份及剧情把握欠准确。
  主张修改的思维方向是正确的,就是说打人的仆人和指使打人的周萍乃至他的父亲周朴园,他们不是“强盗”。有的同学用“没有什么文化”来为用语不当辩解是没有道理的,没有文化的角色应当骂出文化来,这才是高明的写作艺术。正如《红楼梦》焦大骂贾府什么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除了门前那对石头狮子干净外,没有什么干净东西。这样的骂对封建权贵家族内的腐朽揭露得淋漓尽致,真是骂得绝伦,是没文化的人骂出的有文化的骂。
  方才同学用“坏蛋”这个词,意思对,太浅白,没力量。我们思索选什么词来骂,应该朝这些打人的人的行为性质去思考。比如,这些仆人打人下手怎么样?
  生:挺狠的。
  师:何以见得?
  生:把鲁大海打出血了。
  师:可见这些人怎么样?
  生:没人性。
  师:所以,周朴园、周萍甚至包括这些仆人都是“没人性的东西”。另外,“这一群强盗”其中“一”字怎么样?大家比较一下——“你们这一群强盗”与“你们这群强盗”——哪一句利落呢?
  生:因为多了个“一”字,会使句子拖沓,可以去掉。
  师:这样,全句应该是——“放开我,你们这群没人性的东西!”


(天津南开大学文学院 徐江 天津中学 吴奇)



《咬文嚼字改《雷雨》教学实录》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